close

也許是一開始太過的順利,魔島出現得太快,頁面的構成出乎意料的可以被自己所接受,這是另一個內心戲的部分,我想這大概可以變成引以為傲的一部份,相較於很多做過的頁面在完成後的第2天瞬間變得傷眼,這個結果顯得輕鬆完整許多,而後來出乎意料的,多出來的承諾慷著的慨,時間成本之外,對我來說,是一種不信任跟逼迫我自己掌嘴的便宜方式,畢竟,這也不是第一次的也將不會是最後一次,另外多的2個版本也只能像是練習跟試探,想尋找出另外的想像與更多的自我完成的部分,大概就像每一刻都是跟跟永恆的邂逅,相較於副作用,充實的時間流動才足讓自己的存在充滿意義。

但出乎意料畫面的色調,被選擇的同時,卻成了看不到盡頭自我反省,過程卡在的地方,彷彿要我對這樣的細節多看兩眼,其實只要改個色調就行了,這是根本的答案,但是已經過了的版,像是回憶一樣,只能再附加卻也不能改變它原本的樣貌了,"一切都太順利了,這並不是我要讓你知道或是得到的部分,要你得到的是更加超乎過去完成的喜悅的得到"誰人在我耳邊輕聲歌唱著,都什麼年代了,這樣的自問自答是為了要從容得過下去,歷經幾個夜晚的討論,我知道的跟我不想承認的我的不足,也板著臉嚴厲了起來,處理著接下來的內頁,像是鬍子長到胸前,在被人問說:睡覺的時候鬍子是放在被裡還是被外,而失眠那樣,怎麼作都不對的感覺把時間變得很虛弱,看起來沒什麼大問題,卻還是數度感到懷疑;"內頁也要出三個版"...!!!?我想著,這樣的慷慨也太誇張了吧,我懷疑這話的真實性,對他來說這大概是更好說話的方式,我需要更明確的說法,畢竟三個內頁的版型跟三個不同項目的頁面,差距太大,也許在歸來的同時會帶上這樣的條件,但是又也許已經不是我能置喙的部分了。

 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kpnwe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